前几年在网络上有一篇很火的文章,视角是一个外国人分析中国的贫困原因,当视角逐渐聚焦到广西时,作者明确指出,广西虽然拥有出海口,但是腹地的所有内河都是向东而不是向南流,加上广西政府前几十年都在修广西到广东的高速公路,忽略了与北边的云贵川交流的高速公路,导致了广西的物流运输成本与云贵川及广东相比有着相当的劣势。

众所周知,海运的成本显著低于航运和陆运,尤其是跨国贸易,如果全部走陆运,那么维护陆上通道的成本将会非常昂贵,超长距离的基础设施建设费用会吓掉决策者的下巴,更别说还有某些热点地区的局势并不稳定,如果通过陆上通道进行国际贸易,还需要投入大量军事开支维持沿线安全,这显然得不偿失,也没有一个国家能够办得到。

因此,哪个地区拥有出海口,哪个地区就获得了参与国际贸易的先机。临近的广州因为拥有深水港成了千年商都,北方的天津、青岛和东部的上海,也因港口发家致富。国家看到了广西的独特优势,因此提出了西部陆海新通道的建设,将西部地区整合成一盘棋,利用广西的出海口,降低西部货物的贸易成本。

令人欣喜的是,在新一届自治区党委的努力下,广西正在积极纠正前几十年发展积累下来的错误,自治区党委提出了“南向、北联、东融、西合”,其中“北联”就是优化云贵川的物流通道,降低云贵川三省货物到广西的运输成本。国家因此批复了西部陆海新通道建设战略,这个新通道要将云、贵、川的货物用火车运到北海、钦州、防城港,然后直接通过北部湾出海,不用再取道广州或者上海,节省出海的经济成本及时间成本。

但是,为什么以前云贵川三省的货物都不走北部湾,宁愿去广州和上海?关于这个问题,自治区党委给出了答案。
北部湾港口综合物流成本偏高,生产性服务水平偏低,如果不解决好存在的问题,那么西部陆海新通道建得再好,货照样不走北部湾,甚至广西的货都不走广西港!必须横下一条心,抓住企业最关心的用地、用电、用气、用水、物流等关键点,持续深化“三去一降一补”,加大要素市场化改革力度,落实减税降费各项政策,理顺电价、气价、水价形成机制,降低过路过桥费、港口收费等,让企业实实在在享受到改革带来的好处。
北部湾港口的软件费用及相关成本过高,导致其他西部省份都不走北部湾。运输成本,一个是高速公路建设资源较少,另一个就是到港口之前的货物运力不足。广西的重载铁路在近两年刚刚开始升级,这就是降低成本的组合拳其中之一,还有其他无法细说的隐性成本,你懂的。

目前,广西还有一项超级工程正在施工,就是大藤峡水利枢纽。

珠江流域分为东江、北江和最重要的西江水系,西江水系从梧州进入广西,为浔江。沿着浔江水流上溯,西江再一分为二,一支为偏北的黔江,虽然暂时和贵州没什么关系,但的确会进入贵州;另一支是偏南的郁江,穿越广西中部最终进入云南。这个珠江水路的三岔路口往黔江方向10公里,就是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

大藤峡

传说古时有大藤如斗,横跨江面,昼沉夜浮,供人攀附渡江,因而得名。峡中河道曲折,江流湍急,危岩奇突,滩险密布,暗礁四伏,巨浪翻滚,江水汹涌,涛声若雷。由于此峡山高峡险,古往今来,成为兵家必争之地。曾改大藤峡为断藤峡,后又改名为永通峡。

简单理解,大藤峡是一个峡谷,而且上游的水流很不稳定,水利枢纽工程就是为了调节水流,并且建设了船闸。所谓船闸,相当于在峡谷中给船舶安装的电梯,一旦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完成,云贵的千吨大船即可沿江而下开到广州,成为沿海省份。

提到海运,就不得不提一个网红,但是很难落地的项目:平陆运河。

平陆运河

平陆运河是解决广西作为唯一一个沿海省市中无出海口的战略性工程,从横县的平塘江挖一条到钦江的通道,实现内陆运河直接出海的江海通道,一旦平陆运河建成,广西人民朝思暮想的出海通道将彻底联通广西腹地。平陆运河由孙中山先生建国方略提出,上世纪80年代开始规划,30年过去了都还没有实质性进展。

首要原因是财政负担太重,广西是一个延边贫困自治区,几百亿的投资如果单靠广西财政势必非常吃力。广西2018年的财政收入约2700亿元,但是支出却有5310亿,如果没有国家统一的转移支付,广西已经破产几回了。

但是随着西部陆海新通道成为国家战略工程,相信国家会在财政方面给与大力支持,毕竟这不单单是帮助广西发展,随着大藤峡水利枢纽工程的完工,如果西部省份拥有廉价出海口,而不再需要绕道广州和上海,对西部的产业竞争力将会有不小的提升。

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是平陆运河的工程技术难度较高,广西交通运输厅研究了很久也没研究出个所以然来。根据我在招标信息网上找到的信息,广西交通运输厅是承认自己水平不足的。

招标

随着全国科研工程技术力量的加入,相信平陆运河的相关技术也会得到妥善解决。随着广西交通运输系统的不断完善,随着脱贫攻坚不断取得的新进展,相信广西会有一个更美好的未来。广西期待了百年的出海口,必定随着新中国强大的移山填海的能力得以实现。